后巷街

双花不逆不拆一万年。

【双花-POKER-23H】煎蛋前记得放油(上)

【红桃4、方片6(解除婚约、珠宝)】

我流ABO背景板离婚后再恋爱

两个B人的爱情故事(字面意思)

如果没问题那么往下

————————


1. 


“煎蛋前记得放油。”

 


张佳乐拿着刀铲站在平底锅对面时,莫名想起了自己临走前孙哲平说的最后一句话。


严格意义上来说,孙哲平算他前夫,扯过证的那种。那位从长相到身材甚至家世背景都颇具备Alpha刻板形象模板要素的男人,与张佳乐结婚的唯一目的是为获取家族竞选继承人的参赛资格,为此他特意找到张佳乐,要求对方与自己假结婚三年,三年时间里张佳乐的开销用度全由孙哲平包付,三年后二人走流程离婚,他会再给张佳乐一笔钱。


在当时,作为一名刚大学毕业进入孙氏集团工作的菜鸟Omega小职员,同时身上还肩负着赡养重病老父、照料腿脚不便母亲重担的张佳乐,面对公司最高决裁者之一提出来的诱人条约,几乎是眼也不眨便签下了自己的姓名。


随后这个貌美而安静的Omega就在孙哲平的某幢独栋别墅里住了三年。三年间没有工作,无法与过往的朋友相见,也没有与自己名义上丈夫的过多交流,他们自然是分居两室,甚至是分别住在上下楼,与其说是夫夫不如说是同居人,连室友关系听着都比他们亲密。别墅里的公共区域都装有微型摄像头,孙哲平倒还好,不想受监视便不回来住,反正他房产多得是,苦的是寄人篱下的张佳乐,最常呆的地方也只能是卧室,平日里总感觉自己像供奉屋里的一具塑像。


合约到期当天张佳乐在厨房与鸡蛋斗智斗勇,看着那摊不规则好的焦黑图案欲哭无泪。孙哲平适时出现在他身后,云淡风轻地问他想要多少钱。


我们天生情感丰富的Omega显而易见地红了眼眶,谁知道他有没有在这三年的孤独中对那个男人动过一点心思,又有谁懂说不定他凭着些AO相吸本能早不可自拔地将对方放在心里。到最后张佳乐悄悄擦干眼角,吸着鼻子说我不要钱,能不能给我一件首饰。


戒指,项链,什么都好,张佳乐想要一些足以欺骗自己的东西。孙哲平沉默地看张佳乐很久,最后将保险柜里镶嵌绿宝石的一对耳环送给了张佳乐——据说那是祖传的宝贝,但孙哲平不懂那个,只知道这玩意儿价值挺高,应该能抵得上本来要给张佳乐的那笔钱。


三年后,张佳乐带着一对绿耳环搬离了那幢别墅。

 



【任务完成】。


张佳乐在自己的脑内清单上打上个大大的勾,解下围裙哼着歌换了套衣服。


耳骨上的洞因为三年没戴钉都快愈合没了,张佳乐咂舌,狠狠心把那层连上的皮捅开。一只耳三个环,另一只耳四个串,舌钉,脐钉,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上衣哈伦裤,潮人的时尚谁懂。张佳乐打开自己衣柜,深吸一口樟脑丸气息,将自己埋头在色彩海洋里遨游——乖巧听话爱穿白毛衣的小Omega只存在与小说里,怎么总有人傻傻当真。


他将脖子上掩盖腺体的颈环丢开,大剌剌敞着后颈平整一片的脖颈。


最后一步,丢掉所谓的Omega体香味香水。

 



张佳乐,不打烊万事屋内部成员,代号0224,一个货真价实的Beta。其所属公司专注解决顾客各种烦恼,经营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杀人越货、抢劫盗窃、制造意外死亡现场、探听明星八卦、扶贫下乡等等,只要顾客钱给够,除了上床没有什么不可能。上床也好说,只要顾客对他胃口,可惜目前还没遇上。


四年前他们公司接了个高价单,指名要求张佳乐以不伤害到物品原主人的形式获取到孙家那对祖传的祖母绿宝石耳环。存放珠宝的保险柜有指纹识别,假设是非认证之人轻易触碰它会启动自毁程序。客户给张佳乐的时限是四年,在确认耳环真的无法凭借外力获取后,张佳乐摇身一变,成了个新入公司被总裁看中的小白花Omega。

 


今天是重回快乐人生的第一天,张佳乐决定放弃永远煎不好的蛋,去酒吧里晃一圈,或许能遇到些器大活好的心动男嘉宾,或是看一场热辣滚烫的脱衣舞秀。


2.


孙哲平终于成功在家族争斗中落败。


他的哥哥们痛心疾首,完全无法接受自家经商头脑最优秀的小弟真的要放下商业帝国前去打游戏这个事实。虽然按孙哲平的说法那个叫职业电竞选手,最近还加入了奥林匹克竞技项目,拿奖属于为国争光。


六名Alpha哥哥深感不解,然而之前能说动孙哲平加入继承者行列已属不易,若非是太爷爷的苦苦哀求,这位集全家宠爱为一身的Beta小弟或许该直接离家出走,把自己踢出家族。最终担起孙氏集团的重担还是落到了四哥身上,大哥二哥三哥分属音体美特长生,五弟学医六弟花天酒地,七弟忙着把史莱姆沉入海底,也就只有我们四爷能者多劳兢兢业业,连个杏花微雨也来不及看。

 



送走三年也没说过几句话的前夫,即将踏入电竞圈的孙哲平在入职前一天被狐朋狗友簇拥着去了某家酒吧。庆他重获自由,祝他前程似锦。


一来二去,本就不胜酒力的孙哲平成功晕在沙发上,再次睁眼好友们早跑得没影,估计是去看舞蹈秀了。孙哲平借着酒场的昏暗灯光摸索着、跌跌撞撞地前进着,撞进一个男人怀里。


事实上是他把人家撞得快摔地上,毕竟他的块头比人家要大一轮。俩喝得都不少的成年男子在叆叇的跳动光晕下大眼瞪小眼,也没怎么瞧清对方模样,彼此搀扶仿若两位在夕阳下漫步的老人。


而后那手,掺着扶着便搂上了腰,眼神飘忽、对视,便啃在了一起。


3.

张佳乐在酒醒后盯着躺身边的人若有所思,非常想在公司内部群开启求助帖:离婚后第一天跟前夫419了怎么办?

tbc

——————————


呜呜呜,一个写不完的搞笑故事


评论(10)

热度(7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