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巷街

双花不逆不拆一万年。

重生之张雪穗

想看一些白夜行系的故事,主要是想看牛逼且低调的张佳乐,扮猪吃老虎,冷酷无情借刀杀人,那把刀还爱他爱得要死要活。


故事发生在某权贵当道财阀分天下的架空华夏。开篇刷孙哲平的时髦值,用十几年时间白手起家的商界巨鳄,势力快浸透各行各业,成了个新兴门阀。新老贵胄惧他怵他,又觉他只是个不入流的商人;商界大亨小族厌他谄他,能与他有商业往来总归没有坏处。孙大佬叱咤商界脚踢豪门,莫名其妙端了大大小小十几家贵族财团。


要说这些被孙哲平整的家族,总地来说没什么大的共通点,有的甚至彼此都从未有过合作,旁人看在眼里,只觉孙哲平搁这立威又杀鸡儆猴,惧怕又上一场。


不过若是谁家家族里有上世纪遗老,这人又还脑子清醒,估摸着能思虑出个所以然。那十几家财贵往上翻个两三代,八九十年前,不到百年,都曾参与一场盛大的灭族计划——针对百年前此地某老牌贵胄,因其家中人丁稀落,又实在积累的财富过多,老当家意外身亡后,人人都想从那病秧子继承人手里分一杯羹,崩塌自外界渗透,再由内部裂开。


那名二十出头的、过去被大家族保护得极好的、从象牙塔里跌出来的新当家,是被慢性毒药耗死的。


最终他被判定为自然死亡,他本就身体不好,猝死或者哪天想不开自杀都像理所当然。那个家族在他死后被这些财阀名门蚕食干净,到头来连个名号也不曾留下。


或许还有行将就木之人记得,那个死得悄无声息的倒霉蛋,和他守不住的大家族,姓张。


说回当下,明面上看确实没张佳乐什么事,他好像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阿宅,画点图维持生计,不常出门还有些社恐。这种小市民能跟商业大佬扯上什么联系,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孙哲平口味独特要包个金丝雀。


如果有知道孙哲平过去的人,会很惊讶孙哲平如何能有今日,因为这个小孩小时候只是破烂胡同巷子里打架的小混混,家里祖上都很穷,爸妈是有迹可循的穷鬼,根本不可能跟上流社会有瓜葛,后来这小孩爹妈都死了,他就自己出村子闯了。


孙哲平生活的那个小破村子基本都是不通外界的老人,因而也不会有人在如今站出来质疑他的身份。偶尔有这么一两声,能用钱堵住的嘴便堵着了,堵不上的人也会没了。


孙大佬凭实力闯荡,知道内情的人唯一疑惑的点,也就是他最开始哪里来的起家资金。通过孙哲平出入各大场所那种举手投足的仪态,没人能相信他是小山村出来的义务教育都没学完的人,还不如说他是某家贵族的私生子,拿着家里给的一笔钱自立门户,这多么使人信服。


真相带着些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张佳乐他姓张,跟那个灭族的张氏有点关系,当然他不是那个最后一任继承人隐姓埋名的子孙,毕竟以那年那倒霉蛋的身体素质,没法谈恋爱也没法造人。


含恨而死的倒霉蛋再次睁眼,发现自己正缩在个出租屋小破床上睡觉。或许是怨气过大,张佳乐也没想自己还能重生,依附在一具跟自己同名同姓,长相都一模一样的少年身上,这小孩熬夜画图猝死,壳里换了个魂。


现在距离自己死亡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张佳乐接受如今的社会花了点时间。复仇的想法倒是没止过,尤其是他在跑去祖宅旧址,发现那早成了商业综合体大楼;去家族众人埋藏的墓地边,发现那成了乱葬岗,自己的墓还被折腾了些不得超生咒术后。有没有用不知道,不过就从自己借尸还魂这事,估计是得对怪力乱神心生敬畏。


张佳乐挺苦恼,他对自己的商业头脑有点数,要不是实在没那脑子,也不至于被人耍得团团转。他从小确实是锦衣玉食,艺术天赋高,整日里也就琢磨怎么利用好白颜料,又是独苗,爹妈宠,老一辈再宠,人走得差不多了他接手事业都是满脸懵。再加上家族是里头烂出来的,谁能想到爹妈托孤的人里头也有反贼,张佳乐傻乎乎,被骗了还在一口一个叔。


最后当然是死了,小少爷成不了气候,快咽气恶人都于心不忍,说了真相让他死个明白。


重活一世张佳乐当然得不蒸馒头争口气,有句话说得好,不会做事没关系,能用人也行。以上是张佳乐自己编的,想这茬时他遇上了刚打完群架一脸血倒路边的孙哲平。


张佳乐善心大作,把人送医院,又把人往家带,反正是拒不承认自己被那张破相还帅得惨绝人寰的脸吸引这件事。


伤好后孙哲平离开了,去摆地摊 没多久赚得盆满钵满,为报答张佳乐救命之恩给人寄钱。张佳乐没收 当时想的都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当然在试图培养孙哲平前,张佳乐还是跟人商量了下的,秉持着两辈子的真诚内核还有死马当活马医的精神。没想到孙哲平答应得很爽快,爽快到像要骗张佳乐的钱。


不过张佳乐目前没有钱。


他既想要把孙哲平打造成以后能彻底融入上流阶层的伪贵族,又没有足够的钱,这怎么办。好办,张佳乐去挖了自己的坟。


大家族的墓地都是死前就置办好的。张佳乐在掘坟的时候没发现自己的骨灰盒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整个在哪里烂了还是被人投海喂了鱼。那帮家伙也有迷信的点,敢给张佳乐的粉头贴符纸,也不敢去往下挖。墓地里藏了些古董玩意儿 祖上规定的陪葬品,从他五六岁起就在连年往里头摞。张佳乐以前不能理解家里这制度,现在想来估计是给还魂人一条发家致富的捷径。


张佳乐当了珠宝卖了古器,钱都拿来培养孙哲平,最后剩一笔给人做启动金。这个时候他又有点像个傻白甜,砸钱不见水花儿,某种角度看仿佛孙哲平这个凤凰男吃绝户。


也不知是谁给张佳乐的信心,信了也就信了,一条路走到底,金雕玉砌出个贵族大少孙哲平。品酒、仪态,服饰,品味……别的不敢说,搞奢靡与古板礼仪,张佳乐当然是专业,自小耳濡目染,就算是现在这死宅壳,张佳乐往沙发上一坐一靠,都像等着孙哲平来伺候他穿鞋袜。着实是封建糟粕了。


不单是个人打造,豪门密辛,人情关系网,张佳乐把自己知道的毫无保留都给了孙哲平,他如此无私 盼着孙哲平早日成为一方大佬,也就一个要求,把那些家族给统统弄垮。不要钱不要利,张佳乐捡来一条命,全靠复仇吊着活下去。


如此教育后的孙哲平,那帮贵胄想破脑袋猜他是哪家老牌大户藏挺久的少爷,也不敢想他曾是个街溜子。


孙哲平是张佳乐亲手铸造的一把剑 尽管这把剑也有反噬的可能在,但这是张佳乐唯一的机会。他塑造出一个世人心目中的商业巨鳄的形象,孙哲平无限可击 完美而狠辣,有小弟有心腹有无数想爬上他床的人;而张佳乐活在阴影里,只等着夙愿达成。


表面上看 孙哲平是冷酷无情的那挂,张佳乐即使出现在他身边也只会像他包养的小情人;但背地里是张佳乐了解掌握孙哲平的一切 张佳乐是骨子里骄矜的少爷 会让孙哲平单膝跪地給自己穿鞋,用脚踩孙哲平的后背,孙哲平对此会很兴奋(ds老元素了)


不过孙哲平是真的对张佳乐心存感激到汝慕再到心生情愫 而张佳乐是什么情感,他也不得而知。


为了某些计划张佳乐能亲手设计些他人爬孙哲平的床的活动或者給孙哲平下药,有必要的话他自己也在棋子之列 至于其他的 他似乎,从未在意过。


孙哲平是张佳乐亲手培养的棋子 一把锋利的剑,为了让对方臣服 无论是什么张佳乐都能給对方 物质或者是自己的肉体 即使对方并非真正臣服也没关系 只要能帮自己报仇就好。


孙哲平却是真爱张佳乐,但对张佳乐说爱是没用的,不如那利益将两人捆在一起,否则张佳乐不会相信,孙哲平真的会听命于自己。等到张佳乐的计划全部完成 他还会愿意呆在如今赫赫有名的孙哲平身边吗?他甚至还愿意活在这人世间吗?这是孙哲平无法去得出结论的困惑。



张佳乐生了双多情眼 但两世似乎都在做风流倜傥的无情人。

评论(4)

热度(4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